懸疑故事之空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国产亚洲日韩欧美视频_国产亚洲视频免费播放_国产亚洲视频在线播放

  周一,下午四點,洛雷收到瞭徐天的郵件。上面寫道:“洛雷,你還記得我們小的時候,大一號倉庫的梁上懸著一口紅木的棺材嗎?”當然記得,洛雷和徐天,還有邵英、張小盒,他們都是供銷社的職工子女。大倉庫是供銷社用來堆放農資的地方,建國以來,供銷系統可是紅極一時,直到20世紀90年代才逐漸走瞭下坡路。洛雷他們傢的宿舍區有兩個大倉庫。他知道徐天指的是破舊的那個,所謂大一號,是與後來建的新倉庫進行區別的。大一號倉庫年久失修,新倉庫建成後,大一號倉庫就空在那裡。除瞭一些破舊的傢什和宿舍區住戶丟放的雜物,最顯眼的,莫過於長長的屋梁上懸放著的邵英奶奶早置的棺材。

  和很多老人一樣,邵英奶奶害怕火葬,她到瞭60歲的時候,就吵著讓邵英的父親請木匠添置瞭棺材。老人身體一直硬朗,絲毫沒有即將離開人世的跡象,於是棺材就遲遲派不上用場,放又沒處放,於是就放在瞭供銷社大一號倉庫裡。這一放竟然放瞭30年,直到老人90歲撒手西去時,她也沒有能用上那口棺材,而是被火化瞭。

  洛雷滾動著鼠標向下看,可是郵件下面除瞭徐天的署名外,就什麼也沒有瞭。徐天的郵件勾起瞭洛雷對往事的回憶。往事,帶給他更多的是恐懼。十歲那年,洛雷和張小盒捉迷藏,洛雷將整個宿舍區都找遍瞭,也沒有找到張小盒的影子。那時是盛夏的午後,戶外的陽光將地面都快烤熟瞭,洛雷一頭闖進瞭大一號倉庫。他相信,張小盒準是躲在那裡面的某個角落。

  然而,洛雷找遍瞭各個角落,還是沒有發現張小盒。這時,他感覺到大一號倉庫裡不停地散著涼氣,深深的倉庫裡除瞭潮濕的黴味、長長的蛛網,還有他自己空曠的腳步聲。洛雷一下子就汗毛倒豎起來。可他又不想為張小盒買冰棍,因為兩人捉迷藏前已經約定,如果張小盒被他找到瞭,買冰棍的人就是張小盒,反之,就是洛雷。

  洛雷大著膽子抬起瞭頭,那棺材剛剛被桐油刷過,鋥亮的。洛雷第一次感覺到這棺材吊得竟然如此之矮,他伸出手都快夠得到瞭。他找來一張舊桌子爬到瞭上面,伸手剛好能夠著棺材的腰身部位。洛雷伸出手去,拍瞭拍棺身。如果張小盒在裡面,他一定會爬出來的。洛雷就等著棺蓋被翻起,裡面爬出張小盒。然而,棺材裡毫無動靜。洛雷失望地跳下桌子,正要將桌子搬回原處,猛聽到有人陰森森地問道:“是誰在敲門啊?”洛雷立即判斷出這聲音來自頭頂,如果這是男音,也嚇不倒洛雷,因為他一直認為張小盒就在那裡面。可是,這分明就是女聲,聽起來和邵英奶奶的口音幾乎一樣,顫巍巍的略帶點鼻音。洛雷一下子就嚇癱瞭,牙齒咬得咯咯作響。

  張小盒和邵英兩人依次從棺材裡站起身來,攀到屋梁上,然後又跳下來,哈哈大笑著對洛雷說:“怎麼樣,膽小鬼,該你買冰棍瞭吧?”洛雷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張小盒和邵英,人卻毫無反應。

  邵英和張小盒搖瞭搖洛雷,邵英還胳肢瞭一下洛雷的腋窩,可洛雷還是沒有動靜。邵英膽小,她驚叫著跑瞭出去,一邊跑一邊喊:“不得瞭啦,洛雷嚇死啦。”

  張小盒情知不妙,也嚇得逃回瞭傢中。洛雷的父母聞訊趕來,供銷社的宿舍區炸開瞭鍋。洛雷的父親是供銷社主任,他自然不肯放過始作俑者的張小盒,尤其是他在工作中一直馴服不瞭張小盒的父親,這次自然是給瞭他一個契機。還有,邵英奶奶的棺材也令他心煩:什麼都可以放在大一號倉庫,可為什麼非得要放一口棺材呢!

  洛雷肯定沒有被嚇死,可是洛雷的父親借此良機,大發瞭一陣淫威,並從這兩傢身上索取瞭很多好處。那是20世紀80年代的中期,距離現在已經是20多年過去瞭。所以,洛雷不知道徐天怎麼會想起這件事來。事實上,洛雷和供銷社裡走出的幾個孩子自從上瞭大學、參加工作後就很少有聯系,就連小時候,他也很少和大一號倉庫後面一排小房子裡住著的徐天一起玩。“他們是單職工傢庭,窮得要死,身上也臟死瞭,不要和他們玩。”洛雷的媽媽這樣教育洛雷。

  洛雷沒有理睬徐天,甚至連郵件也沒有回。他現在是一傢大型國有企業的人力資源部部長,前段時間聽說住在同一個城市裡的徐天失業瞭,徐天現在來套近乎,極有可能是想在自己手下謀個職位。洛雷不禁有些後悔,為什麼那次回去時,把自己的郵箱地址留給徐天呢。

  妻子邵英看到洛雷臉色有些不悅,問道:“是垃圾郵件吧?別理這些,真是的,現在繳費郵箱都過濾不瞭廣告瞭。”

  洛雷笑著點點頭,應瞭聲“是啊”,然後點擊刪除瞭徐天的郵件,心裡思索著,徐天既然提到這事,絕對不會就此結束的,他會有要求,那就等著他的要求吧。

  隔瞭兩天,徐天果然來瞭第二封郵件。“相信第一封郵件你已經收到瞭。我最近經常做噩夢,夢見那口空棺材裡面睡瞭人,有時是你,有時是你的父親,你們父子倆的臉孔不停地交替出現在我的夢境中,這讓我感覺到煩悶,這些夢境,是不是在提示我,你們早就該死瞭?每次噩夢醒來,我都不自覺地想到你,還有你父親的所作所為。比如,你父親當年以你被嚇為借口,在那個大一號倉庫裡奸污瞭張小盒的母親。你知道,我傢就在倉庫的後面,媽媽經常讓我走進倉庫拾點柴火什麼的,那些在你們眼裡不算什麼,可對於我傢來說,就是寶貝。所以,我經常擔心有其他人走進倉庫,搶在我前面拿起瞭能用的東西。倉庫裡隻要一有動靜,我就跑去看,什麼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在眼裡。”

  看完瞭這封郵件,洛雷陰陰地笑瞭笑,又點擊刪除瞭。父親已經去世瞭,就算他做過什麼壞事被徐天看見瞭,那又能怎麼樣?他徐天總不能到閻王那裡去檢舉揭發父親的罪狀吧。

  徐天的第三封郵件讓洛雷不得不回復瞭。“你想要什麼,就直說吧。”洛雷寫道,心裡像是壓上瞭一塊石頭。

  “我要工作,我失業瞭,妻子成天和我吵架,在我認識的人當中,能夠幫助我的隻有你。請你務必相信,我沒有勒索你的意思,隻是你是個狠毒的人,我瞭解過,你得不到好處,輕易不會幫助別人。而好處,恰恰是我沒有的。我斷定,隻要我一開口,肯定會被你拒絕。”徐天的回信幾乎隻隔瞭一分鐘。

  洛雷坐在辦公室裡打瞭一個電話,很快就在技術科給徐天謀瞭份檢驗員的工作。第二天,徐天就趕來上班瞭。